永汇娱乐平台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共8篇)

时间:2019-07-29 来源:李商隐 点击: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一):

李商隐的诗,莲华峰下锁雕梁,此去瑶池地共长.好为麻姑到东海,劝栽黄竹莫栽桑.
黄竹 与 桑有什么典故

瑶池:传说中昆仑山上池名,西王母居住地,曾在此宴请周穆王.黄竹,地名.传说穆王游黄竹之丘,遇风雪,见路有冻人,作诗三章哀之.又传说西王母和穆王相会在黄竹,二人相恋.麻姑:《神仙传》载,东海中有神仙名叫麻姑,麻姑自...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二):

我想知道“瑶池”的意思
希望能给一个正确合理的解释
小分送上.不成敬意.

【词语】:瑶池
【注音】:yáo chí
【释义】:神话传说中西王母的住所,在昆仑山上:瑶池仙景.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三):

《石榴》 ——唐·李商隐 榴枝婀娜榴实繁,榴膜轻明榴子鲜.可羡瑶池碧桃树,碧桃红颊一千年.
求高人把这首诗全化成繁体字!

石榴——唐·李商隐
榴枝婀娜榴实繁,
榴膜轻明榴子鲜
可羡瑶池碧桃树,
碧桃红颊一千年.
算了,我都试了两遍了,在百度上,打不出繁体字,本来是繁体,提交后就成了简体了……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四):

我说知道的李商隐
200字,短文

【生平简介】 李商隐(八一二-八五八),字义山,号玉溪生,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县)人.开成二年(八三七)进士,授秘书省校书郎,补宏农尉.年轻时即以文才受令狐楚的赏识,可是李商隐却与泾源节度使王茂元之女结婚.当时牛李党争正在尖锐时期,令狐楚是牛党,王茂元则是与李党有关.宣宗即位以后,牛党当权,令狐楚儿子当了宰相,打击一切与李党有关的人,从此李商隐一直被压抑而抬不起头.几次到长安活动,只补得了一个太常博士.最后死于荥阳,年仅四十七岁.李商隐是唐朝一位有着独特成就,对后世产生过巨大影响而大家的评价又极为分歧的诗人.他的诗,有的是直接对时事政治表示态度的;有的是托古讽今,歌咏历史题材;有的是抒写友朋生死之情的;有的是感伤身世之作,而人们最熟悉的则是他的爱情诗.这些异常复杂的内容,又几乎都是和他的身世遭遇有着密切的联系.李商隐是晚唐诗坛的一颗明星.他的多愁善感和繁博的事象及复杂的意念,在他的诗里往往是避实就虚,透过一种象征手法把它表现出来.这种象征手法建筑在丰富而美妙的想像的基础上,因而他笔下的意象,有时如七宝琉苏那样缤纷绮彩;有时像流云走月那样的活泼空明,给人以强烈的美感.他的近体诗,尤其是七律更有独特的风格,绣织丽字,镶嵌典故,包藏细密,意境朦胧,对诗的艺术形式发展有重大贡献.著有《玉溪生诗》.【主要作品】 蝉菊 登乐游原 风雨 落花 凉思 北青萝 锦瑟 无题 其一 隋宫(一) 无题 其四 无题 其三 筹笔驿 无题 其二 春雨 无题两首 其二 夜雨寄北 寄令狐郎中 隋宫(二) 瑶池 嫦娥 贾生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五):

有关瑶池盛会的诗词【高兴点的】

瑶池
作者:【李商隐】 年代:【唐】 体裁:【七绝】
《瑶池》诗词全文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
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诗词注释
【注释】:
黄竹,地名.传用穆王游黄竹之丘,遇风雪,见路有冻人,作诗三章哀之.穆王:西周人.传他曾乘八匹骏马拉的车西游至昆仑山,西王母宴之于瑶池,临别对歌,相约三年后再来,但不久便死了.
【简析】:
这是一首情诗.在诗人的想象中,神仙也是渴望爱情的.
我们在李商隐的〈嫦娥〉诗中,提到后羿到昆仑山向西王母乞求长生不老仙药的故事.西王母的神话,常被中国的诗人引用,更有趣的是有关西王母的容貌、性别,历代的记载不同.虽然诗人所描述的西王母都是丰姿曼妙的女子,但事实上西王母的形貌,在现存最早的文献记载中,他只是一只人状、豹尾、虎齿而善啸的怪物罢了.我们就透过李商隐的另一首〈瑶池〉诗来探讨这则神话故事.
这首诗首句的「瑶池阿母」,指的就是王母.〈黄竹歌〉是穆王作的哀民诗,八骏是穆王所骑的八匹骏马,它们的名字是:绝地、翻羽、奔宵、起影、逾辉、超光、腾雾、挟翼.诗中的穆王是指周昭王的儿子满,在位五十五年.
诗的大意是说,住在昆仑山瑶池的西王母打开她美丽的窗子,这里是她当年宴请穆王的地,当她在窗边等待,希望穆王能够再来,却只听到人间传来穆王眼见天寒地冻,北风雨雪,路有冻人,心中悲悯,写下的哀民诗-〈黄竹歌〉,哀怨的歌声传到昆仑山,西王母心想,穆王的八匹骏马能够日行三万里,但是为什么穆王不再到昆仑山来呢?
有关西王母的记载,最早见于《山海经》〈西次三经〉:「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头上戴花),是司(掌管)天之厉及五残(瘟疫、刑罚的怪神).」
〈海内北经〉的记载则说:「西王母梯几而戴胜,其南有三青鸟,为王母取,食在昆仑北.」
这两则记载中,前一段所形容的西王母长相很可怕,后一段则增加了三只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同书〈大荒西经〉的描述较详细:「西海之南,流少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文尾,皆白处之(有白点).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燃烧).有人戴胜,虎齿,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
这则记载对西王母所住洞穴周围的环境,又详细描述.《山海经》书中,有关西王母的神话,其记载大致如此.
其后《淮南子》〈览冥训〉有:「羿请不死之药于王母,姮娥(嫦娥)窃以奔月.」的说法,也就是我们上篇所讲的,这里对西王母的形貌没有说明.
但到了《穆天子传》中,对西王母的记载便有了很大的改变,《穆天子传》说:「吉日甲子,天子宾于西王母,乃执白圭玄璧,以见西王母.………乙丑,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天子答之曰:『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还)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再回到这里)』」.
这里的西王母已经由怪物变成一位会唱歌,会款待君王的主人了.而且还与穆天子相约来日再见.
再稍后的汉武故事中,有一段写西王母会见汉武帝,对西王母的描述更详细:「七月七日,上(指汉武帝)于承华殿斋,日正中,忽见有青鸟从西方来………是夜漏七刻,空中无云,隐如雷声,竟天紫气.有顷,王母至,乘紫车,玉女夹驭,戴七胜,青气如云,有二青鸟,夹侍母旁,下车,上迎拜,延母坐,请不死之药.」
这里的西王母是西方的王母,有玉女帮她驾车,有青鸟当她的从者.
《汉武内传》对西王母的形貌姿容,又有更生动的刻划:「王母上殿东向坐,着黄金褡襦(披风),文采鲜明,光仪淑目,帝灵飞大绶,腰佩分景之剑,头上太华髻,戴太真晨婴之冠,履元璚风文鸟,视之年三十许,修短得中,天姿掩霭,容颜绝世,真灵人也.」
西王母的神话,流传到汉朝,便成为一位雍容华贵,风姿绰约的美丽仙女,与最初虎齿豹尾的怪物相差十万八千里.
李商隐诗中的西王母,等待穆天子再来瑶池,除了前所举《穆天子传》中记载外,《列子》周穆王中也曾记载说:「穆天不恤国事,不乐臣妾,肆意远游………遂宾于王母,觞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王和之,其辞哀焉.」二者可以互相比较.
李商隐用西王母的神话写这首诗,是带有讽刺意义的,诗中后一句「穆王何事不重来」,是以西王母唱歌邀请穆天子----「将子无死,尚能复来」,问穆天子如果没死,能不能再来瑶池作客?穆天子回答她,回去把万民安顿好,三年后会再来.然而西王母朝思暮盼,穆王没有再到瑶池,诗人故意用「何事不重来」的问句,便是讽刺人那有不死的,想求仙以求长生,毕竟只是妄想,用这种藉神话传说讽刺时事的写法,是希望对汉朝君臣迷信长生不死之术提出一些警示.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六):

《唐诗300首》都有哪300首诗
把题目,作者以及是的内容都写下来

诗歌目录
五言古诗
· 张九龄:感遇四首之一
· 张九龄:感遇四首之二
· 张九龄:感遇四首之三
· 张九龄:感遇四首之四
· 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 李白:月下独酌
· 李白:春思
· 杜甫:望岳
· 杜甫:赠卫八处士
· 杜甫:佳人
· 杜甫:梦李白二首之一
· 杜甫:梦李白二首之二
· 王维:送别
· 王维:送綦毋潜落第还乡
· 王维:青溪
· 王维:渭川田家
· 王维:西施咏
· 孟浩然:秋登兰山寄张五
· 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
· 孟浩然: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
· 王昌龄:同从弟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
· 邱为:寻西山隐者不遇
· 綦毋潜:春泛若耶溪
· 常建:宿王昌龄隐居
· 岑参:与高适薛据登慈恩寺浮图
· 元结:贼退示官吏并序
· 韦应物: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
· 韦应物:初发扬子寄元大校书
· 韦应物:寄全椒山中道士
· 韦应物:长安遇冯著
· 韦应物:夕次盱眙县
· 韦应物:东郊
· 韦应物:送杨氏女
· 柳宗元:晨诣超师院读禅经
· 柳宗元:溪居
五言乐府:
· 王昌龄:塞上曲
· 王昌龄:塞下曲
· 李白:关山月
· 李白:子夜四时歌〔春歌〕
· 李白:子夜四时歌〔夏歌〕
· 李白:子夜四时歌〔秋歌〕
· 李白:子夜四时歌〔冬歌〕
· 李白:长干行
· 孟郊:烈女操
· 孟郊:游子吟
·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
七言古诗
· 李颀:古意
· 李颀:送陈章甫
· 李颀:琴歌
· 李颀: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
· 李颀:听安万善吹筚篥歌
· 孟浩然:夜归鹿门山歌
· 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 李白:金陵酒肆留别
· 李白:宣州谢〔月兆〕楼饯别校书叔云
· 岑参: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
· 岑参: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
·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 杜甫: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
· 杜甫:丹青引赠曹霸将军
· 杜甫:寄韩谏议
· 杜甫:古柏行
· 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
· 元结:石鱼湖上醉歌并序
· 韩愈:山石
· 韩愈: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
· 韩愈: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 韩愈:石鼓歌
· 柳宗元:渔翁
· 白居易:长恨歌
· 白居易:琵琶行并序
· 李商隐:韩碑
七言乐府:
· 高适:燕歌行并序
· 李颀:古从军行
· 王维:洛阳女儿行
· 王维:老将行
· 王维:桃源行
· 李白:蜀道难
· 李白:长相思二首之一
· 李白:长相思二首之二
· 李白:行路难三首之一
· 李白:行路难三首之二
· 李白:行路难三首之三
· 李白:将进酒
· 杜甫:兵车行
· 杜甫:丽人行
· 杜甫:哀江头
· 杜甫:哀王孙
五言律诗:
· 唐玄宗: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
· 张九龄:望月怀远
· 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 骆宾王:在狱咏蝉并序
· 杜审言:和晋陵路丞早春游望
· 沈全期:杂诗
· 宋之问:题大庾岭北驿
· 王湾:次北固山下
· 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
· 岑参:寄左省杜拾遗
· 李白:赠孟浩然
· 李白:渡荆门送别
· 李白:送友人
· 李白:听蜀僧浚弹琴
· 李白:夜泊牛渚怀古
· 杜甫:月夜
· 杜甫:春望
· 杜甫:春宿左省
· 杜甫:至德二载甫自京金光门出,问道归凤翔。乾元初从左拾遗移华州掾。与亲故别,因出此门。有悲往事
· 杜甫:月夜忆舍弟
· 杜甫:天末怀李白
· 杜甫:奉济驿重送严公四韵
· 杜甫:别房太尉墓
· 杜甫:旅夜书怀
· 杜甫:登岳阳楼
· 王维: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
· 王维:山居秋暝
· 王维:归嵩山作
· 王维:终南山
· 王维:酬张少府
· 王维:过香积寺
· 王维:送梓州李使君
· 王维:汉江临眺
· 王维:终南别业
· 孟浩然: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 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
· 孟浩然:清明日宴梅道士房
· 孟浩然:岁暮归南山
· 孟浩然:过故人庄
· 孟浩然:秦中感秋寄远上人
· 孟浩然: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
· 孟浩然:留别王侍御维
· 孟浩然:早寒江上有怀
· 刘长卿:秋日登吴公台上寺远眺
· 刘长卿: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
· 刘长卿:饯别王十一南游
· 刘长卿:寻南溪常山道人隐居
· 刘长卿:新年作
· 钱起:送僧归日本
· 钱起:谷口书斋寄杨补阙
· 韦应物:淮上喜会梁川故人
· 韦应物:赋得暮雨送李胄
· 韩翃:酬程延秋夜即事见赠
· 刘脊虚:阙题
· 戴叔伦:江乡故人偶集客舍
· 卢纶:李端公
· 李益:喜见外弟又言别
· 司空曙: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 司空曙:喜外弟卢纶见宿
· 司空曙:贼平后送人北归
· 刘禹锡:蜀先主庙
· 张籍:没蕃故人
· 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
· 杜牧:旅宿
· 许浑: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
· 许浑:早秋
· 李商隐:蝉
· 李商隐:风雨
· 李商隐:落花
· 李商隐:凉思
· 李商隐:北青萝
· 温庭筠:送人东游
· 马戴:灞上秋居
· 马戴:楚江怀古
· 张乔:书边事
· 崔涂:巴山道中除夜有怀
· 崔涂:孤雁
· 杜荀鹤:春宫怨
· 韦庄:章台夜思
· 僧皎然:寻陆鸿渐不遇
七言律诗:
· 崔颢:黄鹤楼
· 崔颢:行经华阴
· 祖咏:望蓟门
· 李颀:送魏万之京
· 崔曙:九日登望仙台呈刘明府
· 高适: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
· 岑参: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
· 王维: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 王维:积雨辋川庄作
· 王维:奉和圣制从蓬莱向兴庆阁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应制
· 王维:酬郭给事
· 杜甫:蜀相
· 杜甫:客至
· 杜甫:野望
·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 杜甫:登高
· 杜甫:登楼
· 杜甫:宿府
· 杜甫:阁夜
·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一
·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二
·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三
·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四
·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五
· 刘长卿:江州重别薛六柳八二员外
· 刘长卿:长沙过贾谊宅
· 刘禹锡:西塞山怀古
· 钱起:赠阙下裴舍人
· 韦应物:寄李儋元锡
· 韩翃:同题仙游观
· 皇甫冉:春思
· 卢纶:晚次鄂州
· 元?。呵脖橙字?
· 元?。呵脖橙字?
· 柳宗元: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
· 元?。呵脖橙字?·
· 刘长卿:自夏口至鹦洲夕望岳阳寄源中丞
· 白居易: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聊书所怀,寄上浮梁大兄,于潜七兄,乌江十五兄,兼示符离及下〔圭阝〕弟妹
· 李商隐:锦瑟
· 李商隐:无题
· 李商隐:隋宫
· 李商隐:无题二首之一
· 李商隐:无题二首之二
· 李商隐:筹笔驿
· 李商隐:无题
· 李商隐:春雨
· 李商隐:无题二首之一
· 李商隐:无题二首之二
· 温庭筠:利洲南渡
· 温庭筠:苏武庙
· 薛逢:宫词
· 秦韬玉:贫女
· 沈全期:古意呈补阙乔知之
五言绝句:
· 王维:鹿柴
· 王维:竹里馆
· 王维:送别
· 王维:相思
· 王维:杂诗
· 裴迪:送崔九
· 祖咏:终南望馀雪
· 孟浩然:宿建德江
· 孟浩然:春晓
· 李白:夜思
· 李白:怨情
· 杜甫:八阵图
· 王之涣:登鹳雀楼
· 刘长卿:送灵澈
· 刘长卿:弹琴
· 刘长卿:送上人
· 韦应物:秋夜寄邱员外
· 李端:听筝
· 王建:新嫁娘
· 权德舆:玉台体
· 柳宗元:江雪
· 元?。盒泄?
· 白居易:问刘十九
· 张祜:何满子
· 李商隐:登乐游原
· 贾岛:寻隐者不遇
· 李频:渡汉江
· 金昌绪:春怨
· 西鄙人:哥舒歌
· 崔颢:长干行二首之一
· 崔颢:长干行二首之二
· 李白:玉阶怨
· 卢纶:塞下曲四首之一
· 卢纶:塞下曲四首之二
· 卢纶:塞下曲四首之三
· 卢纶:塞下曲四首之四
· 李益:江南曲
七言绝句:
· 贺知章:回乡偶书
· 张旭:桃花溪
· 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 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
· 王昌龄:闺怨
· 王昌龄:春宫曲
· 王翰:凉州词
· 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
· 李白:下江陵
· 岑参:逢入京使
· 杜甫:江南逢李龟年
· 韦应物:滁州西涧
· 张继:枫桥夜泊
· 韩翃:寒食
· 刘方平:月夜
· 刘方平:春怨
· 柳中庸:征人怨
· 顾况:宫词
· 李益:夜上受降城闻笛
· 刘禹锡:乌衣巷
· 刘禹锡:春词
· 白居易:后宫词
· 张祜:赠内人
· 张祜:集灵台二首之一
· 张祜:集灵台二首之二
· 张祜:题金陵渡
· 朱庆馀:宫词
· 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
· 杜牧:将赴吴兴登乐游原
· 杜牧:赤壁
· 杜牧:泊秦淮
· 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
· 杜牧:遣怀
· 牧:秋夕
· 杜牧:赠别二首之一
· 杜牧:赠别二首之二
· 杜牧:金谷园
· 李商隐:夜雨寄北
· 李商隐:寄令狐郎中
· 李商隐:为有
· 李商隐:隋宫
· 李商隐:瑶池
· 李商隐:嫦娥
· 李商隐:贾生
· 温庭筠:瑶瑟怨
· 郑畋:马嵬坡
· 韩翃:已凉
· 韦庄:金陵图
· 陈陶:陇西行
· 张泌:寄人
· 无名氏:杂诗
· 王维:渭城曲
· 王维:秋夜曲
· 王昌龄:长信怨
· 王昌龄:出塞
· 王之涣:出塞
· 李白:清平调三首之一
· 李白:清平调三首之二
· 李白:清平调三首之三
· 杜秋娘:金缕衣【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七):

表达母爱的古诗有? 歌颂母亲 写两条 热爱祖国 写两条

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黄景仁《别老母》
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 杜甫《石壕吏》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 李商隐《瑶池》
将母邗沟上,留家白邗阴.—— 王安石《十五》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 王冕《墨萱图·其一》
辛勤三十日,母瘦雏渐肥.—— 白居易《燕诗示刘叟》
思尔为雏日,高飞背母时.—— 白居易《燕诗示刘叟》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 黄景仁《别老母》
青虫不易捕,黄口无饱期.—— 白居易《燕诗示刘叟》
当时父母念,今日尔应知.—— 白居易《燕诗示刘叟》
十五彩衣年,承欢慈母前.—— 孟浩然《送张参明经举兼向泾州觐省》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蒋士铨《岁暮到家》
、以家为家,以乡为乡,以国为国,以天下为天下.——《管子·牧民》
、临患不忘国,忠也.——《左传·昭公元年》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屈原《离骚》
苟利国家,不求富贵.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八):

什么是“破体”?

经查《词源》一书,有三种解释: 1、破乾坤纯阳之体.《参同契》下《上篇》注:“麻衣曰,乾坤错离,乃生六子,六子既是乾坤破体”. 2、书体之一.唐张彦远《法书要录》三《徐浩论书》:“厥后钟(繇)善真书,张(旭)称草圣,右军(王羲之)行法,小令(王献之)破体,皆一时之妙.”献之书变其父行体而为行草并用,故称破体. 3、不合正体之俗字.唐《李商隐李义山诗集》二韩碑:文成破体书在纸,清晨再拜铺丹墀“.\x0d从《辞源》的解释来看,传统的“破体”书法是指行草书.行草书对现今的人说,没有什么惊奇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但在东晋时代,那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情,是一个发明,一个创造.所以唐朝的张怀瓘在《书议〉中说:“子敬(王献之)才高识远,行草之外更开一门.”后来,唐朝的颜真卿写了《裴将军诗帖》,里面不光是行草并用,而且还加入了楷书,有人也称其为破体书.由此可以引申为,“破体”书法,是多种书体并用于一件书法作品中的书法. 破体书法”考 关于名称问题,纵观书法大字典,历来“破体”二字有文字上的含义,有书法上的含义.\x0d文字上的“破体”指错别字,是由于不合汉字规范的书写体.清钱泳《履园丛话·书学·六朝人书》曰:“如《刁遵》《高湛》《郑道昭》《元太仆》《启法式》《龙藏寺》诸碑,实欧、虞、褚、薛所祖,惟时值乱离,未遑讲于文翰,甚至破体杂出”,此处是贬意.但我们以此观点来看西汉简帛之书,就发现他们多为破体,但却并非是错别字.这儿是特指错字.\x0d书法上的“破体”指采撷各家之长,融汇一炉的艺术创造.宋陈思《书苑精华》卷十一《唐徐浩论书》曰:“右军行法,小令破体,皆一时之妙.”而《中华书法篆刻大字典》指出“破体”名称的来源:“(破体)指王献之创造的一种杂体,介于行草之间,唐张怀 《书议》曰:‘子敬之法,非草非行,流便于草,开战于行,草又处其间’”.看来最早指出“破体”二字者是唐代大书论家张怀 .\x0d《中国书法词典》释破体曰:“(1)书体名.晋王献之变王羲之行书之体,自为一家,好曰‘破体’.《法书要录,徐浩论书》:‘钟善草书,小令破体,皆一时之妙’;(2)行书的别名.宋黄希先生云:‘学书先务真楷,端正匀停而后破体,破体而后草书’”.所以“破”字或作动词用,破体作“破坏之体”讲;或作形容讲,破体则为“打破了古法的书体”.词性应是中性.但当作为书法革新的代名词时,他的意义才获得弹性.现代人研究时多此义.\x0d“破体”书法又称“变体书法”、“破格体书法”,是指打破单一的书风的限制,利用五体书的相互贯通而形成的边缘性书体,是一中创新的代名词.历来对待破体的态度基本上是从书法角度来看的.明赵宦光《寒山帚谈》卷上《格调》曰:“破体有篆破真不破,真破篆不破,有篆真俱破;有可破可不破;有有义之破,有无义之破.不可破者,勿论可也.世谬以笔法为结构,或呼野狐怪俗之书为‘破体者’,皆不知书法名义者也”.破并非杂揉,而注重统一和贯通.清钱泳《书学》中载:“钱献之……老年病废,以左手作书,难于宛转,遂将钟鼎文、石鼓文,及秦汉铜器款识、汉碑题额各体参杂其中,忽方忽圆,似隶似篆,亦如郑板桥将篆隶行草铸成一炉,不可以为训”.又论隶书曰:“至隶复生真行,真行又生草书,其不肖更甚于乃祖乃父,遂至破体杂出,各立支派,不特不知其身之所自来,而祖宗一点学脉亦忘之矣”.文中虽道出了破体书法的特征,但对它的出现却持否定态度,没有赵凡夫那样的辩证思想,这是思想观念的局限性所致.而学者阮元对于北朝碑刻基本是从文字学的角度来认识,尽管他并不一定反对破体的创作:“北朝碑字破体太多,特因字杂分隶,兵戈之间,无人讲习,遂致六书混淆,向壁虚造”,但若从艺术上讲,或许正因为如此,魏碑才获得了“血浓骨老”的特征.\x0d破体是作为“字法”还是“表现手法”是问题的所在.对郑板桥的“画法入书”,许多人是抱有保守的观点持否定态度的.原因是米南宫在推出“刷”字的表现手法时,而对“画字”“描字”“排字”等写法进行了否定,认为后三者的写法不如刷字的“痛快沉着”,力与势都不够,历来都以此为圭臬.而真正被推为“破体”之集大成者,应是郑燮,因无论是实践或是理论上,他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清蒋宝龄《墨林今话》:载心余太守诗:“板桥作字如写兰,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桥写兰如作字,秀叶疏花见奇致”;“未识顽仙郑板桥,其人非佛亦非妖.晚摹《瘗鹤》兼山谷,别开临池路一条”,可见是对其书法创新的肯定.清秦祖永《桐阴论画》也是相当肯定的:“板桥风流雅谑,极有书名.狂草古籀,一字一笔兼众妙之长”.这两条是比较实际的评价,至少对板桥的创新的特点和价值有所肯定.而另一位写破体的杨法,却得不到这样的肯定.现代人马宗霍《 岳楼笔谈》评之曰:“狂草恣逸,殆不可识,殊无笔法”,这是过于武断的评价.我在《中国传世书法》中所看到的杨法篆隶变体,当然是破体书,极有新理异态,并非狂草得不可识,较之那些拘谨而甜熟的作品,我觉得他的作品更有意味.我们在美学意义上的“破”不是乱写错字,胡拼乱凑等失去美感的做法,而是指有目的,工夫老到而具有独特审美内涵的创变.但在沙孟?!督倌晔檠А分性诓糠挚隙税迩诺氖榉绾?,却说是“欲变而不知变者”,使许多人把学郑板桥当作是“入魔道”,甚至视之为“洪水猛兽”.实事求是的分析,郑燮字有不够成熟和程式化的字,但他的精品却是大胆突破前人樊篱,胆敢独创的见证.\x0d我们纵观历史,在五大体的演变过程中,都会有一些边缘性,尚未定型的书体,因其“混血”的性质而显示出多元化和多样性,在今人看来更为可贵.若仅从笔法或结构等微观方面看,“破体”的意义太?。蝗舸邮榉ǚ绺翊葱碌暮旯鄯矫胬纯?,“破体”的美学价值是有积极意义的,我想,现在来看“破体书法”更应从这个层面来看问题.从历史角度来看:\x0d在先秦时期,文字与书法的演进是同步的,有时很难分清彼此.\x0d第一次大的破体运动,应是由篆向隶演变中“隶变阶段”,许多简帛、砖瓦、镜铭、墓志书法上的字很难让人猝读,但他的美感是不言而喻的.马王堆、睡虎地、青川等地的秦汉文字的书法意味是令人难忘的.篆隶交融,若此若彼,只不过古人的“破”是无意识的或不太明确目的罢了.\x0d第二次破体运动应在由隶向楷进化的过程中,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正书中,体现得最为丰富.北方的“龙门二十品”为代表的正书及《泰山经石峪大字》、铁山摩崖石刻等,以及南方的“二爨”—《爨宝子》、《爨龙颜》、《谷朗碑》等作品,似楷似隶,非楷非隶,令人回味无穷.康有为盛赞北碑的“十美”,率真、朴茂,自然是其本色,是对法度甚严的规规矩矩的破坏,康氏敢违千年成法,登高一呼,虽有些矫枉过正,但也说明了对这种书体的可变性因素较多的认同.\x0d第三次破体运动在明末.在明中期的祝枝山的大草,直接怀素、山谷遗韵,食古而化,开浪漫主义书风的先河.以点为画,笔画苍老,如暴风骤雨;章法的突破更为明显,打破均衡的字距和行距,而在字的伸缩变化中留白,疏密自然安排.且明末资本主义因素的萌芽,文艺界的思想解放运动更是给书家以活跃的思维.例鸷及“公安派”三袁的“独抒性灵”就是要打破“吴门书派”一统天下的局面.\x0d在中期的“吴门书家”中,已显示出有胆识之人.祝枝山的草书点画纵横,以气使笔,点画遒劲,显示出不愿寄人篱下的气概;陈道复的书画都超过其师文征明,笔墨雄放,以行书入草,气度非凡,草书的写意性特强.显示出他的宽阔胸怀.徐渭的行草书已是大胆的破体了.以行书笔意写草书,或以草书笔法写行书,自称“四绝”中“书第一”,与他的大写意画法是相互依存的.而他在书法上贡献是最大的,因其人生遭遇也是最奇特的.“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正是对其创新的充分肯定.\x0d王铎、傅山等已提出了大胆的书法主张,如“敢于胡乱”、“四宁四毋”等,给后世以不小的影响.以拙破巧,以丑破媚,以连破断,以俗破雅等,都显示出书家的睿智.其他如张瑞图的以方笔作草,黄道周的矮体行草以钟繇笔法入书,董其昌以禅的精神入书,化猛厉为平淡,以老练为天真等都是对传统的突破,只不过较之徐文长的革新来说,显得要弱一些而已.\x0d第四次大的破体运动应是清中后期的“碑学运动”.作为对“烂熟伤雅”的帖学书风的反动,阮元、包世臣、康南海先生的积极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主张“中实”“气满”“朴拙”等风格特征,就是一种大胆的破体实践,他以实破虚,以拙重破轻灵,实际上是以碑破帖,在观念上取得成功.\x0d每一次“破体”运动都需要经过否定与肯定、传统与现代、保守与开放的多次交锋.\x0d元《书法三昧》第八“名人字体”:“此段就有五百余字,集汉魏以来诸帖中之破体者,以其传写失真已久,又不注其所出,恐误后学故不录.大率破体悉从篆隶而出,学者须自详考其法,果合于篆隶者取之,出乎俗笔者去之,岂可不知辨哉!(洪武十五年三月十八日识)”.此段文字指出了篆隶是破体的来源,采取辩证的眼光,要学者批判的吸收.杨维祯的书法在当时是不很被人理解的,因为赵子昂那种风流圆转,秀逸潇洒的作品占了主流,而杨的粗头乱服,跌宕不羁的书风号称“雨夹雪”的章法,是颇为惊世骇俗的.《书林藻鉴》载《书画史》云:“廉夫行草书虽未合格,然自清劲可喜”.李东阳云:“铁崖不以书名,而矫杰横发,称其为人.”徐有贞云:“铁崖狂怪不经,而步履自高.”吴宽曰:“大将班师,三军奏凯,破斧缺 ,例载而归,廉夫书或似之.”我想,没有独特的眼光是不可能大胆创变的,更不敢越雷池一步.如智永、吴琚、文征明、沈尹默等书家为后世所诟病,就是不敢大胆跨出古人的樊篱,死守门庭,缺少新变,不能取得跨时代的成绩与成就,与其为人之拘谨有关系.\x0d我们来看郑燮本人是如何看待他的创新的:“黄山谷云,‘世人只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可知骨不可学,面不足学也.况兰亭之面,失之已久乎!板桥道人以中郎之体,运太傅之笔,为右军之书,而实出己意,并无所谓蔡、钟、王者,岂复有兰亭面貌乎!古人书法入神超妙,而石刻木刻千翻万变,遗意荡然.若复依样葫芦,才子俱归恶道.故作此破格书以警来学,即以请教当代名公,亦无不可.”(《中国书论辑要》398页)看来郑燮是针对“帖学”之坏,主要是学帖的“馆阁体”之流,失去了王羲之当年的创新精神,而徒取其貌,肥俗平庸.蒋骥的《续书法论》因此认为“板桥先生的这段议论气势非凡.‘骨不可凡’、‘实出己意’这八字抓住问题要害,点明了‘学古不可泥古’的道理.他的‘破格书’(六分半书)在书林独树一帜,就是创新之一例”(同上).古人也讲究“集古成家”,自立门户.对书法敢大胆“破”的是画家,李苦禅所谓“画家书”,西方所谓的“书法画”在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破体”的另一称呼.现代在当代书坛上能看到以画法(如皴法,点法)入书,刷法入书,泼法入书甚至工艺美术的制作法入书的作品,在技巧革命领域的“破旧立新”,的确给书坛带来很大的生机.\x0d吴昌硕也说:“学我者死,化我者生,破我者进”(《寒松阁谈艺琐录》),书贵通变,首先在破旧方能立新.日本成立了“破体书法”协会,是有远见的,而我国却没有相应的协会,或者对之漠然置之,不能不是一种遗憾.不过在历届大赛中,我们能欣慰看到的是,许多有新意的获奖作品,取法多样,变幻诸体,完全可看作是一种“破体”书法.我们今日能从理论上来研究其美学价值和现实意义,我想对书法革新运动必有裨益.吴子复在《岭南书艺》中说:“若言创法先违法,有道承师后远师”,这实际与“破体”书法的意义正是不谋而合.纵观历史上成功的书家,都是大破大立之人,这种人一是生活坎坷甚多,培养了傲岸独立的气质,故多不平之气;二是博览古今,知古人之失,避今人的同,眼光远大;三是综合修养全面,敢于标新立异,至能会通,集其大成.若无此三者,想破也是很难的.哥伦布用打破鸡蛋令其立起的非常规思维,为我们的创新提供了一种新的观念模式,书法家自应有此勇气.“随人作计终后尘,自成一家始逼真”,我想,若为赢利死守一隅,那些思维单一,墨守成规,气量狭小者更是只有望“破”兴叹了.(作者为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博士生)

北方草书李商隐瑶池(共8篇)

http://www.hxtqy8w.cn/gs/165227/

推荐访问:李商隐锦瑟草书

扩展阅读文章

李商隐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李商隐推荐文章

推荐内容

京ICP备15015689号

数字美文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